http://www.mqsiddiqui.com

黄金T+D微收跌但两大因素决定多头后市赢面较大

  汇通网3月20日讯—— 3月20日,黄金T+D收盘下跌0.07%至284.52元/克。美元指数止跌,交投于96.44附近。美联储将于北京时间周四凌晨2:00公布利率决议。美联储料2019年全年都不会加息。分析师Stewart Thomson认为,无论美联储决议如何,黄金都将“稳赢”。新兴市场自去年以来一直在加大黄金购买量。基本面一直在为黄金提供坚实的支撑,在未来几年可能会进一步增强。

  周三(3月20日),黄金T+D收盘下跌0.07%至284.52元/克;白银T+D收盘下跌0.14%至3590元/千克。美元指数止跌,交投于96.44附近。美联储将于北京时间周四凌晨2:00公布利率决议,货币政策一直被视为影响黄金走势的关键因素。分析师Stewart Thomson认为,无论美联储决议如何,黄金都将“双赢”。新兴市场自去年以来一直在加大黄金购买量,黄金正在为新兴市场的央行提供新的多元化机会。供需面因素一直在为黄金提供坚实的支撑,在未来几年可能会进一步增强。

  在本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召开前,金价走高至每盎司1300美元。因美元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前仍处于低位。市场预计,美联储2019年全年都不会加息。

  美联储将于北京时间周四凌晨2:00公布利率决议,货币政策一直被视为影响黄金走势的关键因素。而对于货币政策到底如何影响黄金市场,世界黄金协会(WGC)通过对黄金历史表现的研究发现,每当美联储从紧缩政策转向中立立场时,黄金价格会出现上涨,尽管这一影响不一定会立即显现。

  WGC指出,在2018年,黄金的表现很大程度上受到美元走势的影响,但现在利率与市场不确定性再次起到主导作用。WGC发现,当货币政策立场发生转变时,利率会对黄金产生更大影响 。

  实际上,美联储货币政策预期的转向已经影响黄金最近数月以来的表现。通过分析2019年1月份黄金表现,WGC发现,相比2018年,利率预期对金市已开始发挥更显著的影响力。

  WGC通过对最近几次周期的分析指出,黄金在后紧缩周期中确实表现得更好,但出现好转的时期各不相同。例如,2001年,在美联储停止加息12个月后,黄金价格上涨了3.6%;但2007年,在政策转变短短一个月后,黄金价格就上涨了7%。

  因为1、如果美联储意外加息,则股市可能暴跌,而黄金股或强劲上扬。2、如果美联储按兵不动,并再次表示量化紧缩(QT)可能在今年结束,那么股市可能小幅上涨,黄金股或将录得更优异的表现。

  Thomson坚信,如果不终结“QT自动驾驶”并弃用“利率距离正常化还有数年”的措辞,那么美国股市看起来就会像1929年的熊市。

  全球精英分析师对黄金的热情令人印象深刻。德国商业银行称,黄金正在构筑一个长期的主要底部;若突破1365.36/1375.53的关键阻力,则可能飙升至1700。

  散户情绪对于金价预测逐渐变得不如过去那样重要。现在重要的是央行和银行分析师的看法。Thomson将之描述为他们对黄金的信心“坚如磐石”。

  加拿大丰业银行(Scotiabank)表示,黄金正在为新兴市场的央行提供新的多元化机会,包括去美元化的能力。

  1月份美联储出现鸽派倾向,哥伦比亚央行在2月份转为宽松政策,重要的是印度央行在2月初出人意料的降息。

  另一方面,新兴市场的央行降息与全球央行的黄金购买量之间存在明显的负相关关系,例如在2010/2011年的新兴市场加息周期中,全球央行平均买入750万盎司黄金,但在2012/2015年的宽松周期中,全球央行平均买入1280万盎司黄金,明显多于前者。

  降息并不是央行持续购买黄金的原因。报告称,黄金是用以避险、保值、法定货币对冲、地缘政治对冲、美元对冲以及投资组合多元化的工具。

  然而,更为重要的是,新兴市场的央行从黄金中看到了新的乐观因素。美联储过去三个月的偏鸽派转变,引发了对流动性收紧、看空美元和股市波动的担忧。

  此外,不断升温的贸易争端言论已经迫使各国央行考虑如何保护自己免受美国政府保护主义的影响。从英国脱欧和2016年美国大选开始,黄金已经成为应对保护主义抬头和世界政治两级分化的对冲工具,而新的购买动力可能是对过去重大地缘政治事件的反应。

  同时,中国、土耳其、印度、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传统央行继续囤积黄金,致力于去美元化,由于黄金需求的不断增加,这将支撑黄金价格继续上涨,未来或继续上涨100美元以上

  不少黄金生产行业的专家都表示,黄金矿产量即将触及顶峰,并且最关键的是,地球上可能已经不会再有未发现的大型金矿了。

  CFRA Research分析师Matthew Miller表示,那些最大最能盈利的金矿都已经被发现了。黄金生产商都在挣扎着寻找到能够维持产量的金矿。

  在过去三十年里,尽管矿产商在不断加大投入,但全球新发现金矿的数量一直在下降。这段时间中,拥有超过500万盎司矿藏量的高等级金矿几乎没有被发现。

  此外,新发现的金矿中,平均每吨能提取的黄金量也在逐渐下跌。据Metals Focus数据显示,在上世纪70年代,金矿的平均等级约10克/吨,而今则下降到了约1.4克/吨。

  正是在黄金生产行业日益艰难的处境使得黄金生产商在寻求兼并自保。今年年初全球最大黄金生产商Barrick花费了61亿美元收购了Randgold Resources,而Newmont则以100亿美元收购了Goldcorp。

  有分析师指出,在几年的低迷后,一些黄金生产行业的巨头意识到眼下正是以相对较低成本进行兼并收购的好机会。相对于勘探、发现、计划、许可证、融资以及建造新矿,兼并收购是获得新矿藏更快的方式。

  当然,对黄金投资者来说,这远不是无金可买,但在这种低迷的价格下,黄金产量确实比较低,一旦金价回到历史高位接近2000美元/盎司的水平,那么会有大量矿企花费更多资金勘探寻找新金矿,产量可能因此获得提升。

  要知道,2012年全各大黄金生产商在勘探上花费了210亿美元,而2018年仅仅花费了101亿美元。只有在金价回升的情况下,黄金生产商才会去开发那些成本较高的低等级金矿,带来更多供应量。目前全球每年黄金矿产量约3000吨,而历史上从古至今总计生产出的黄金约19万吨。分析师们认为,未来新的黄金供应量将主要来自回收而非开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